事例时代_设计环境

话题》在西部世界,机器人觉醒了

时间:2020-08-06  作者:
话题》在西部世界,机器人觉醒了 HBO于2016年底播映的《西方极乐园》(Westworld)影集,从製作期即宣传不断,因为话题性强,引起极大的注意与迴响。这是一部向康拉德《黑暗之心》致敬,同样也是以「追寻」为主题的影集,也如同莫言的《生死疲劳》,隐含对世界现有秩序的质疑。

2016年底,日本偶像剧《月薪娇妻》话题不断,剧集尾声还出现可爱的机器人RoBoHoN秀一段「恋舞」赶上热潮。机器竟能模仿人类舞蹈,而且微妙微肖尽得神髓,难怪话题会一波接一波了。

熟悉金庸的读者应该很容易记起来,《神鵰侠侣》中,无色禅师送给少女郭襄16岁的生日礼物,就是一对长约7吋,「旋紧了机括」可以对演一套少林拳的铁罗汉。

人类着迷于创造新事物,或许源自扮演上帝的冲动。除了生产力所需之外,能知心又有同类外表的机器人,不管对孤独存在于地球上的人,或只身闯蕩江湖的少女来说,都是寂寞旅途上的伴侣。

郭襄后来将铁罗汉送给少年张三丰,两人之间因此而有一段让金庸迷揣想不已的空白情缘。连时空设定遥远的武侠小说都需要铁罗汉来媒介武功、传递情感了,也难怪大小银幕上机器人、複製人、人工智慧等题材一直兴盛不衰。这类电影虽然剧情不同,但相当一致地反映出,人类在与自己创造出来的「另一种人类」相处时,期待、困惑又惊疑的情绪转折。

***

与智慧机器人相关的议题,一直是有现实感的电影好题材。1982年史考特的《银翼杀手》透过複製人反省现代社会里的物化状况;2001年史匹柏的《AI人工智慧》,是机器小男孩追求变身为真人、寻回母爱的悲剧童话;2013年《云端情人》里的人工智慧虚拟软体,仅靠乔韩森(Scarlett Johansson)的配音,就打破人际藩篱迷倒众生;到2015年的《人造意识》,有着美丽外貌的人工智慧已经打败囚禁她的男人,设局出逃,隐身于人群中了。

随着美国影集的产业全球性範围扩大,影集也开始加入智慧机器人的题材。2016年底播映的《西方极乐园》(Westworld),从製作期即宣传不断,因为话题性强,引起极大的注意与迴响。影集内容描述在一座高科技的主题乐园里,智慧机器人与游客共处于一个虚拟的美国西部世界。游客在乐园里可以顺着设定好的故事线游历,尽情发洩慾望,得到真实世界所不可能达到的权力,而机器人则成为游客随意杀戮及性慾的对象。

然而,乐园里的一切,因为部分智慧机器人开始有成为「人」的意识而逐渐鬆动,机器人的觉醒,牵动了乐园的存亡。


在《西方极乐园》这个虚拟的美国西部世界里,机器人成为游客随意杀戮及性慾的对象。(截图自youtube)

《西方极乐园》主要有几条剧情发展:其一是纽顿(Thandie Newton)饰演的女性机器人,在反覆的被杀中逐渐觉醒,确定自己是被控制着的机器人。其二则是神祕游客沉溺在乐园的气氛里不能自拔,下定决心要找出乐园的最终祕密。第一季的剧情除了杀人的游客与被杀的智慧机器人同时步上追寻自我的旅程外,乐园的幕后控制者之间,也出现对乐园前途的歧见。

《西方极乐园》设定的乐园空间是固着不变的,剧情则让凌乱出现的线索穿过几重肆意瓦解的时间,再从事件的因果关係里慢慢破解谜底。当哈里斯(Ed Harris)饰演的游客威廉沉溺于乐园,为寻找最终答案,试图抵达乐园的核心祕密时,观众随着剧情发展会渐渐明了,这是一部向康拉德《黑暗之心》(联经)致敬,同样也是以「追寻」为主题的影集。

***

《黑暗之心》的複杂、争议,从它问世后就始终不断。后殖民与帝国主义权力的拉扯、阅读者的位置、对文本解释的方法,都增添了这部作品的丰富性。这部小说以19世纪末为背景,主角马罗前往非洲去寻找象牙商人克罗兹,但这趟旅程完全是一场地狱之旅。康拉德笔下的文明人经由刚果河进入非洲后,对于非洲的描述都是近乎呓语似的呢喃,像诉说,也像独白。旅程在絮絮叨叨的文字底下显得神祕难解,书写风格虽然增加了阅读上的距离,但非洲这个神祕独特的空间与马罗的心理状态,也因此有了诡异的连接。

美国导演柯波拉在1979年曾以《黑暗之心》为本,完成电影《现代启示录》。电影主角威勒奉命进入高棉的丛林深处,去暗杀美国上校克兹(马龙•白兰度饰演)。威勒为了寻找克兹上校,必须再走一遍克兹走过的路,沿着河流而上的旅程,必须经过美军与越共交战的战场。

电影里的越战场面暴虐无道,人性的黑暗扭曲,生存的徒劳,摧毁文明与理性的力量皆无以名状,燠热潮湿的亚洲森林像无边无际的地狱。战争的荒谬对比克兹上校的疯狂,所有精神错乱的事在这里反而显得合理妥切。


电影《现代启示录》(右)以康拉德争议不断的名着《黑暗之心》为本。

与《现代启示录》里的真实战争不同,《西方极乐园》里无一是真,所有的事物都是安排好的,所有的历险都是无伤的,所有的人物都是智慧机器人,但黑衣人威廉却想在乐园里寻找最终谜底。这是一个「真的人迷失在人造物的情境里追寻自我」的情节。

《西方极乐园》里游客反覆屠杀智慧机器人,淡化了血腥残酷,却彰显了荒谬。威廉耽溺在乐园的空间里,他偏执地相信,有一个终极的答案还在等待他。透过威勒无意义寻找的过程,一个时间停止流动的空间反覆出现,不论场景如何变换,对游戏其间的游客而言,这是一个可以放纵慾望驰骋,而且与现实无涉的空间。

***

空间不变,但空间里智慧机器人所扮演的角色需要重複出现。希腊神话里薛西弗斯受罚,必须将巨石滚上山,又眼见巨石滚落山下,无止境的重複与徒劳,就是对他的惩罚。

重複的空间、重複的故事人物,是《西方极乐园》里游客最大的安全感来源,因为空间里的一切游戏,都必须确保游客安全。但永不停止的重複对智慧机器人来说,却是恐怖的惩罚,智慧机器人的生与死,只是永无止尽的循环。生命的循环更是一个暗示,暗示儘管历史看似前进,实则回归原点,而且一切都在原地进行。

莫言在小说《生死疲劳》(麦田)中,就写了一个经历过几次轮迴后,地主仍然回到自己土地上的故事──共和国建立后,地主西门闹在土地改革中被枪毙,此后他经历几次投胎,成为农村里常见的动物:驴、牛、猪、狗。重複轮迴的西门闹透过动物的眼光,伴随着几次重大的社会运动,看尽了大陆建国50年的历史。

《生死疲劳》中的西门闹,在轮迴中慢慢接近现代社会,动物性渐渐增加,人性则慢慢减少。小说到最后,他轮迴成千禧婴儿蓝千岁,5岁就有小说家的架式。当蓝千岁从头开始说起故事时,似乎一个更大的轮迴又将启动。一切改变过的,都又回到原点。

《西方极乐园》里的智慧机器人、《生死疲劳》的西门闹,都有一个可以循环、重新出世的身体。但不论是影集还是小说,这里的身体都是没有意志可以主导的躯壳,因为这些身体都被禁锢住。影集里的乐园、莫言的土地,对作品里的主角而言,都是无可遁逃的牢笼。

***

《西方极乐园》的主要催生者强纳森.诺兰(Jonathan Nolan)与其导演兄长克里斯多福•诺兰(Christopher Nolan),2000年以电影《记忆拼图》为人熟知,之后开始了许多以记忆为主题的电影。乐园的另一位创作者亚伯拉罕(J. J. Abrams),也曾经製作过着名的影集《Lost档案》。

这几位製作人和编剧的影视作品,共同的特色是藉由主角错乱的记忆,瓦解剧情的直线发展惯性,既挑战观众的观影习惯,也隐含对世界现有秩序排列的质疑,虚无主义的气质深具感染力。

《西方极乐园》播映后,除了商业製作成功与智慧机器人的话题持续发烧外,故事里流露的道德观对现实生活的逼近,也是影集引起热议的主因。

通俗的电视影集与文学的主题如此相似,他们之间有什幺现代人同时受到震惊的共同点,描述出东、西方同样的现代人情绪?

《西方极乐园》虽然是一座科技游乐园,园里充满诡奇、冒险、残酷、纵慾的情节,但它在观众眼中,等于再现了真实的世界。这个游戏世界所以能让戏里的「玩家」陷溺,是因为它的真实感,但「真假不分」其实才是它价值之所在。如果它是个清晰可辨的幻境,距离感会让参与者保持冷静,没有沉溺,也就不需要辨明,也不会创造出新的意义。

***

熟悉布希亚「拟像理论」的人,或许可以很快指认:《西方极乐园》似乎正回应着这个哲学家在上个世纪末提出的睿智观察──大型游乐园对我们真实世界的模仿,投射出我们这个疲累世代进退维谷的窘态。虽然表面上它是对真实世界最无伤的、肤浅的理解样式,但它张扬的游戏性格,反过来逼使现实向它低头,使得我们反过来,驯服地过着游乐世界里的生活。

现实模仿拟像,假的比真的还真。

据说毕卡索在绘製他的代表作〈亚维农的少女〉时,原本要以朋友为人物模型,但创作一直不顺。后来不照朋友的样子作画,就完成了作品。朋友一看,觉得跟自己不像,毕卡索这样回答:

「有一天你会像它。」

就如我们看《西方极乐园》,阅读莫言、康拉德,当我们以为看的是一个文字、影像虚构的故事,其实读的就是这个真实的世界。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