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例时代_设计环境

话题》从《交响情人梦》到《蜜蜂与远雷》:热门IP中的文创金脉

时间:2020-08-06  作者:
话题》从《交响情人梦》到《蜜蜂与远雷》:热门IP中的文创金脉

日本直木奖和本屋大奖一直有个不成文的默契,不太把奖项颁给同一部作品。但恩田陆的《蜜蜂与远雷》(后简称《蜂雷》)却打破了这个惯例,同时擒获这两个奖项。该书于2016年9月出版,至2017年4月为止已经12刷,书腰上标示总销量已突破57万册。

在书市低迷的状态下,「57万册」无疑是个不可思议的数字。创造出这个天文销售量的原因,除了恩田陆这块吸金招牌和双奖效应,题材应该不无关係。这次,恩田将目光对準古典乐,《蜂雷》写的就是钢琴比赛从初选、三次预赛到最终决赛的过程。

在《蜂雷》之前,以古典乐和钢琴比赛为题材的作品已有不少,比如我们熟知的《交响情人梦》(后简称《交响》),和与其并称「三大钢琴漫画」的《神童》、《琴之森》等等。它们都是畅销甚至长销的作品,在日本及海外都有很好的市场成绩,并被读者奉为经典,可说已替来者做好了前导工作。

细究这几部作品,不难发现其中的共通点:这些作品彼此间的互文性;成为热门IP之后,在不同媒体转化与再生产过程中滚动出文化创意金脉;以及它们与古典乐的跨界合作,进而催生了古典乐的大众化。

天才之间对抗与进化的套路

古典乐的世界是残酷且折磨人的,家庭的金钱支援、持之以恆的练习锻造出的技艺,都只是后天的基本配备,若无天分与才华,最多也只能成为「会演奏的人」,难以企及艺术巅峰。

然而在这个世界里,被折磨的不只有先天不良却又想登上殿堂的平凡人,即使是不世出的天才,在进入艺术殿堂之前,也必须接受冰与火的试炼。不管是《交响》、《神童》、《琴之森》或是《蜂雷》,都是在讲述这些音乐天才们穿过这段冰火试炼的过程。

这些作品都描写了古典乐世界中,顶尖天才与一般天才之间既对抗又共生的複杂关係。不管是《交响》中的野田妹、千秋和S管弦乐团、R★S管弦乐团,《神童》中的成濑歌与菊明和音、《琴之森》中的一之濑海与雨宫修平,或者《蜂雷》中的风间尘、荣传亚夜、马萨尔、高岛明石等等,他们其实都是具备先天条件的奇才,就连最接近「凡人」的菊明与高岛也并非一般庸众:一个身怀绝对音感,另一个在被生活牵绊住前,也是得过一些钢琴演奏奖的。




日剧《交响情人梦》中的野田妹与千秋王子(撷自youtube)

透过这些音乐天才在一次又一次的竞赛和演奏中的相互撞击,我们看到了他们对艺术世界的探寻和追求,对自我内心的深刻挖掘,激烈竞争的赛程与由中生出的惺惺相惜,以及互相竞争又彼此启发的进化与共生关係。

这些最终引领我们面对一个终极的人生探问:梦想的追寻与艺术的悸动究竟是什幺?才华、技艺和世间的掌声是否代表一切?艺术的极致究竟在哪里?而站在极致上又会看到什幺样的风景?

在《蜂雷》中,钢琴大师霍夫曼为没有任何音乐背景和师承关係的风间尘,写了一封推荐信:

我将Zin Kazama(注:风间尘名字的日文读音)送给大家。
如同字面上的意思,他是「礼物」。
恐怕是上天送给我们的礼物。 
但是千万别误会,
要被测试的人不是他,而是我,还有大家。
只要「体验」过他便能明白,他绝对不是甜美的恩宠。
他是烈药。
一定有人会厌恶、憎恨、拒绝接受他吧。但这也是属于他的一种真实,这真实存在于「体验」过他的人心里。
要将他视为「礼物」,还是「灾厄」呢?端视众人,不,我们而定。

霍夫曼的这封推荐信(或说「战帖」),为这类作品下了一个共同的注脚。不管这些作品的表现手法、情节走向和角色设定如何,不管作者是二之宫知子、佐草晃、一色真人或是恩田陆,他们都是霍夫曼的分身,都如同霍夫曼一般,正在为读者装设「炸弹」、下「战帖」。

而当我们收下战帖、拉开这枚炸弹引信的同时,我们就与作品中的人物一同呼吸,一同接受这个人生的试炼。跟随书中人物的追寻与脉动,我们得以重新探寻自身与自身所爱的关係,重新建立自身与世界的联繫。

这样的叙述模式,在运动竞技、品酒、围棋、花牌等题材的作品中,也反覆被複製使用,足见这种叙述模式在日本通俗大众场域,已然被定性。不同作品之间往往显示出强大的互文性,甚至已成为一种套路。

然而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重複,似乎也无碍于人们对这类作品的接受。这类作品始终畅销,始终牵动着读者的心,成为人们荒漠中的甘泉,心灵的捕手。

即便如此,站在艺术实践和美学追求的立场,我们还是必须精益求精地追问:除了这种习以为常的叙述套路之外,是否还有其他表现的可能?而这个稍嫌严厉的追问,恰恰是出自这些作品对我们的提示与启迪。

结合人生故事的跳跃音符

虽然是套路,还是有让人惊豔之处,那就是作者们试图以文字或图像再现乐曲音符的努力。




(Photo by Marius Masalar on Unsplash)

音乐只能用听的,不容易以文字或图像表现,这是创作者都了解的限制。再怎幺功力强大的作者,也不敢拍胸铺保证自己能完美地再现乐曲。然而在这些作品中,我们看到了作者们试图冲破藩篱的孤注一掷。

假若书中处理到的是既有的曲目,阅读文字之余,读者还可以拿出CD、连上YouTube,边聆听边阅读,对照书中演奏者、聆听者对乐曲的诠释与感受,享受文字与音乐交会的瞬间。但若曲目是作者自创,就是想像力和写作能力的考验了。

恩田在《蜂雷》中,就替自己找了这样的麻烦。第二次预赛时,指定曲之一是大赛委託作曲家创作的《春与修罗》。这首「取材自宫泽贤治同名诗作的现代风乐曲」实际上并不存在,因而读者只能藉由书中文字去揣想。不过,这对从小就亲炙音乐的恩田来说,似乎不是件难事,她给了我们多种诠释版本。

高岛以贤治悼亡妹的〈永诀之晨〉中的一句「请取雨雪来」,诠释《春与修罗》中包罗万象的世界观──人世间的一切都是循环,都是回归,我们的存在只是片刻;马萨尔演奏该曲后,身后幻化出一片浩瀚无垠的星空;风间读出了贤治对大自然的惧怕,在天灾频传的东北大地,贤治体会到大自然是滋养万物的母亲,亦是翻脸无情的修罗;荣传则透过此曲看到亡母的身影,诠释出大地对人们的无限包容。

透过恩田的笔触,我们得以感受到诠释乐曲的多元可能,得知主角们的生命故事与世界观。

相较于文学可仰仗较长的文字叙述,漫画相对只能以有限的图像和精简的文字,传达乐曲的精神。也因此《交响》、《神童》、《琴之森》多以乐曲的普世性解析,来比喻主角们的人物性格、遭遇的困境和突围的可能。

《交响》让千秋和野田妹演奏拉赫曼尼诺夫的《第二钢琴协奏曲》,藉由拉氏因此曲发表而得以摆脱不顺遂困境的经历,比喻千秋和野田妹即将破茧重生。在《神童》中,菊明以贝多芬的《热情》登场,展现他对音乐的热情,成濑则以美妙动人的孟德尔颂《无言歌》,征服了将菊明的练习琴音视为噪音的邻居。《琴之森》中的阿字野老师,则用难度极高的萧邦《小狗圆舞曲》,种下一之濑对学习钢琴的欲望。

日剧《交响情人梦》千秋和野田妹合奏拉赫曼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片段

不管是恩田对音乐的独特解读,或是二之宫等漫画家运用乐曲的普世性解析,来推动剧情、比拟角色的内心活动,这几部作品都让我们看到了将音乐形诸文字的多样可能。不过,若作者没有足够的音乐学养和写作能力,或是篇幅过于冗长,就容易产生重複性的尴尬。这一点,连创作老手恩田都没能倖免于难。

热门IP与文创金脉

探问艺术与人生课题的这帖「烈药」,因人们的热爱与推崇,屡屡被视为热门IP,成为各种媒体转化和再生产的宠儿。

最好的範例就是史上最强IP──二之宫的漫画《交响》。《交响》于2002年推出单行本,至2010年共出版25集。2006年推出电视剧,创下当时日本少见的高收视率,最后一集甚至高达21.7%,让其他连续剧望尘莫及。

这股热潮甚至蔓延至海外,韩国、台湾和香港的电视台相继购买了播映权。一时间亚洲刮起交响旋风,不仅捧红剧中一票年轻演员,也让该剧有了后续的发行计画。製作方富士电视台决定运用连续剧以外的形式,接力赛般地把故事说完。此后5年间,富士台陆续推出特别篇《交响情人梦 巴黎篇》(2008)、电影版《交响人情梦最终乐章 上》(2009)和《交响人情梦最终乐章 下》(2010)。从头至尾,每一种形式的品质都有口皆碑,电影版更创下近80亿日元的票房。

除了真人演出之外,在连续剧创下佳绩的隔年(2007),脑筋动得快的富士台马上推出《交响》电视动画,首集就打破深夜动画的收视记录。

海外翻拍方面也有不错的斩获。2014年,被韩国翻拍为连续剧《明日如歌》。中国也确定跟进,预计改编成50至60集的连续剧《让全世界都听见》。

《明日如歌》预告片

《神童》预告片

《神童》于2007年搬上银幕,编剧是曾写过同为音乐题材《琳达琳达》电影脚本的向井康介。这部电影不算太成功,但担纲演出的松山研一和成海璃子的演出令人印象深刻。《琴之森》动画版电影在2007年上映,电视动画则已在今年(2018)推出。

至于前年才出版的长篇小说《蜂雷》,在创下惊人的销售量之后,已然成为目前最炙手可热的IP,不断传出即将拍成电影或连续剧的消息。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这些作品成为热门IP后,在漫画、小说、连续剧、电影、动画、海外翻拍等不同载体中,不断地转化与再生产。而且这个过程还在不停发展,尚未画下休止符。

热门IP的转化与再生除了滚出无限商机和文化创意,还可能创造出对作品的新诠释角度,产生新解读。比如《琴之森》漫画是由天才钢琴家一之濑的视角出发,到了电影动画,叙事者则转变成出身钢琴世家而不得不继承家业的雨宫。又如在日版《交响》中,野田妹和千秋相遇的曲目是贝多芬的《悲怆》,但远渡重洋到了韩国后,却改成了李斯特的《爱之梦》。

若暂且不论忠于原着与否,先去思考为什幺要做出这样的改动,我们或许可以发现这种新诠释的趣味与改动的理由,从而意识到「翻译」与「转译」的问题,这或许可以给予这些作品另一种诠释空间与生机。

跨界合作与古典乐大众化

这类作品的不断转化与再生,最大赢家应该可说是古典乐本身。




(Photo by Larisa Birta on Unsplash)

二之宫在《交响》中透过主角们一次次的演奏和比赛,介绍了许多古典音乐家的生平事蹟、重要乐曲、创作背景和音乐赏析。在阅读过程中,读者除了关心主角的自我突围,二之宫藉机渗入的古典乐知识、乐理解读和乐曲解析,也成了阅读时的重心。

恩田则是将自己四度参加滨松国际钢琴赛的经验和观察,杂揉入《蜂雷》中。透过虚构的芳江钢琴音乐大赛,逐一带出参赛者对曲目的挑选与诠释、对对手演奏的解读,以及评审、记者、参赛者家人、赛场调音师和观众的观察体会等等,将钢琴大赛由内而外、由外而内地写透写实了。当读者的情绪随着赛事的激烈程度而起起伏伏时,即使是门外汉也在不知不觉间与古典乐拉近了距离。

古典乐和大众文化相辅相成的结果,除了让作品本身更具有知识性和艺术性之外,也让古典乐从严肃的高端艺术中解套,成为落入凡间的精灵。日渐大众化的结果,让古典乐得以迈开脚步,进行跨界合作和多角化的经营。

首先,製作方翻拍这些作品时,深知古典乐将是他们宣传的主力之一,因此,与古典乐的跨界合作就成了一大重点。




(Photo by Gabriel Gurrola on Unsplash)

日剧《交响》找来当年捷克爱乐乐团的首席指挥马卡尔(Zdenek Macal),客串千秋的启蒙指挥老师维也拉。事后,马卡尔曾在访谈中幽默地表示,很长一段时间,亚洲乐迷不管在任何场合看到他,都会亲切、兴奋地喊他维也拉老师,让他不知该哭还是该笑。此外,为该剧配乐的东京都交响乐团,部分团员也在剧中客串乐团的临时演员。中国版则将由郎朗担任男主角的幕后配乐。

电影《神童》找来了摇滚乐界的摩根.费雪(Morgan Fisher)和曾经参加过萧邦钢琴大赛的钢琴家三浦友理枝客串演出。钢琴家清冢信也、指挥家竹本泰蔵也在电影中露脸。清冢同时负责男主角菊明的钢琴配乐,女主角成濑的部分则由真正的「神童」──当时仅小学五年级的和久井冬麦担纲。电影动画《琴之森》是由捷克爱乐乐团担任弦乐配乐,演奏剧中最重要的曲目。而主角的钢琴演奏,更由钢琴大师阿胥肯纳吉亲自操刀。

其次,是古典乐CD的发行。以《交响》为例,电视原声带开卖后,立即登上Oricon每周销量排行榜第7名,打破了马友友开卖即占居第8名的纪录。此外,从《交响情人梦 Best100》、《交响情人梦 千秋篇》、《交响情人梦 野田妹篇》开始,陆续发行了13张相关的古典乐CD,张张都有不错的销售成绩。

《神童》、《琴之森》的电影原声带亦颇受好评,替电影配乐的音乐家们也趁机推出个人CD,都有稳定的销量。《蜂雷》一书的影视改编虽尚在保密阶段,但古典乐CD倒是已经出了3张。其中,《蜜蜂与远雷 它的音乐与世界》CD中特别收录恩田陆的4首亲选曲,并以别册刊载她以这4首曲目为主题创作的短篇小说〈传说与预感〉。

此外,音乐会的召开更是一大盛事。《交响》大受欢迎后,东京都交响乐团以《交响》为名,陆续举办了数场音乐会。台湾也曾在2007年,由台北爱乐管弦交响乐团推出「交响情人梦」音乐会;2009年高雄市文化局更邀来「维也拉老师」马卡尔,举办「马卡尔的交响情人梦」。而在《交响》上映10周年的2017年,高雄市管弦乐团推出纪念音乐会「交响情人梦」,演奏故事中的5首经典曲目;六艺乐集则特别规划了「交响情人梦:双钢琴音乐会」。




「马卡尔的交响情人梦」活动海报(撷取部分画面)

漫画家和小说家用图像和文字表现古典乐,经过电影、电视、动画的转化之后,这些平面的古典乐描写,始有影像,始有声音,并从中滚动出众多的文化创意和跨界合作。古典乐从此不再高不可攀,不再被锁于至高无上的音乐厅。

透过这些大众文化的出版与多元的媒体转化,古典乐得以渐渐浸润至一般民众的生命中。从另一层意义来说,这也许就是《蜂雷》中的钢琴大师霍夫曼所言的:「将音乐带出去、解放音乐吧!」

蜜蜂与远雷

蜜蜂と远雷
作者:恩田陆
译者:杨明绮
出版:圆神
定价:499元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恩田陆

出生于宫城县仙台市,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有「怀旧的魔术师」「被故事之神眷顾的小女儿」等称号,也是日本少数同时具备文学性与市场性的作家。

由于父亲喜欢古典音乐,家中收藏了许多唱片,又因童年时经常搬家,书和音乐便成了她的生活良伴,即使到现在,她仍说自己「最喜欢的就是欣赏钢琴演奏」。在大学时期,还加入早稻田大学的High Society Orchestra,演奏中音萨克斯风。

大学毕业后虽然在一般公司上班,但后来因过劳而住院。出院后除了工作,也开始创作小说。出道作为1992年出版的《第六个小夜子》,并自1997年起成为专职作家。

擅长描写乡愁,作品类型也十分广泛,涵盖科幻、悬疑、冒险、恐怖、青春和音乐小说等範畴,目前已出版近60部作品,其中《夜间远足》获得第26届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和第2届本屋大赏第1名、《中庭发生的事》获得第20届山本周五郎奖,而《蜜蜂与远雷》一书更在2017年同获第156届直木赏和第14届本屋大赏第1名,是史上第一部同获两项文坛大奖的小说,而恩田陆也以本书成为史上第一位两次夺下本屋大赏第1名的作家。

译者简介:杨明绮

东吴大学日文系毕业,曾赴日本上智大学新闻学研究所进修。
喜爱古典音乐,深信音乐是工作的良伴。

译作包括《蜜蜂与远雷》《就算明天将说再见,也要给今天的花浇水》《至高の音乐》《超译尼采》《孤独的价值》《这幅画,原来要看这里》《问题解决实验室》等。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