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例时代_设计环境

不应成败选箭靶‧敦马为华裔打抱不平

时间:2020-06-14  作者:
不应成败选箭靶‧敦马为华裔打抱不平(吉打‧亚罗士打)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为大马华裔选民打抱不平,斥指那些把国阵在去年308全国大选惨败的责任推卸在华社身上的举止,是没自我检讨的错误态度,更形容这举止属肤浅的想法。他说,去年大选后,很多巫统党员都埋怨指是华裔选民不把支持票投给国阵,以致国阵大选惨败,但他认为,巫统在埋怨华人不支持国阵之际,应该慎重自我检讨,为何华人不支持国阵?马哈迪今日(週日,6月28日)早上在吉打巫统大厦,为吉打州国阵卸任国州议员公会会员大会主持开幕礼。这也是马哈迪于4月重返巫统怀抱后,首度在亚罗士打出席大型的公开活动。国阵应剖析败因他说,除了第12届大选,大马过去所举行的11场大选,国阵虽然不是逢场狂胜,但至少也能保住三分之二的多议席,取得国家政权,而从这一点可看到华裔选民从过去都很支持国阵。“即使在1999年大选时,巫统因面对前副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事件,以致巫统内部出现破裂问题,加上当时的经济才逐渐步入复甦阶段,但国阵也可在华裔选民鼎力支持下,再度取得政权。”他强调,当时巫统面对严峻的挑战,因面对内部破裂,多位巫统党员也开始对党感到失望,但最终还是赢得大选。他解释,国阵能取得华裔选民的支持,其中最大原因是国家于1997年面临经济风暴,而随后的数年华裔选民看到政府认真拯救国家经济,让大马经济很快复甦,进而让很多从商的华裔,甚至一些险些面临破产的商人成功度过难关。“华裔选民看到政府为他们所做出的努力,为他们带来益处,反观近数年来,无论国家局势或发展,都让选民看到种种负面事件,进而令他们开始对巫统反感。”他认为,国阵应该认真剖析大选成绩,分析败因,然后对症下药,而不是把华裔选民当作是国阵败选的箭靶。“如果巫统本身也没醒觉,没把真正解决问题,而只会责怪他人,那国阵肯定不会重新获得选民的支持。”斥一些领袖思想狭窄马哈迪揭露,巫统一些学历较低的支部领袖抱着狭窄的思想,担心其职位会被学历高的党员取代,以致採取关闭门户不欢迎专业人士加入该支部的动作。他说,这情况下,造成越来越多专业人员转向打开门户的回教党怀抱,这也形成迄今回教党有很多专业人士的党员,反观巫统一些支部党员却越来越老派,甚至少见专业人士或学历较高的党员。他透露,过去曾有不少大专生或专业人士向他申诉,指他们一心要加入巫统,然而很多巫统支部领袖却不欢迎他们加入。金钱政治导致败选马哈迪强调,吃猪肉是回教徒最大的禁品,但那些继续在巫统党内涉及金钱政治的领袖或党员,就犹如吃猪肉。他说,巫统近年来的党选,严重被金钱政治渗入的情况已经是通天的丑闻,这也是其中导致选民不信任巫统,以及在大选不给国阵支持票的导因之一。“贿赂和贪污是不道德的行为,人民又怎能把他们的未来寄託给严重出现金钱政治的政党?”不满新经济走廊没动静纵使前首相敦阿都拉已卸下首相职位,但马哈迪仍对后者过去的领导耿耿于怀,甚至再数落阿都拉在位时所推展的数个新经济走廊,推展迄今近3年了,依然没有看到任何动静。马哈迪说,虽说这些新经济走廊是一项长远性计划,但在起步阶段,却还是没看到任何东西。此外,他也揶揄阿都拉在位时是一名沉睡的首相,无法很好的治国,以致掀起兴权会、选民怨声四起、国阵在大选惨败的事情。不到玛力勿莱助选马哈迪在记者会上指出,他不会前往玛力勿莱为即将展开的补选助选,反而会把主力放在重振巫统的事宜上。他说,目前他最重要的任务是重振巫统,以便可以赢回人民对巫统及国阵的信心,应付来届大选。此外,询及他对巫统与回教党组成联合政府的看法时,他说,组成联合政府不会带来好处,因为双方的立场与理念不同,因此他反对组联合政府。“这情况就如纳吉在讲英文,而聂阿兹则讲阿拉伯文,2个人都不知道对方讲甚幺?”没鞭刑‧贪污问题严重马哈迪说,贪污不能完全消除,但起码可以减少,同时,基于贪污并没有执以鞭刑,以致贪污问题愈来愈多及严重。“我不是说巫统最高理事会或巫统党员全都涉及金钱政治,但大多数党员都涉及其中,和接受金钱贿赂,我对此感到失望。”同时,他也强调,人民对巫统感到失望,若要赢回人民的信任,尤其年轻一代,巫统必须加以纠正。马哈迪也说,他没有任何特别建议给政府以应对目前的经济风暴,但当务之急是成立一个由专家及首相组成的应对经济风暴团体,并依照各项数据及资料进行深入研讨,从中寻求解决方案。“其实大马面对经济风暴已非第1次。在我过去的任期内也曾面对经济风暴,当时我也组立一支队伍,每天早上9点至下午4点都在开会,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讚沙菲益敢怒敢言自认不常称讚人的马哈迪,公开讚扬吉打州巫统州联委会主席兼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是一名敢怒敢言的领袖。他说,沙菲益是一名敢在巫统最高理事会领袖面前,提出巫统虚弱一面,和勇敢提出见解的领袖。此外,他也打趣说,他在过去致词时很少听到鼓掌声,在他个人诠释里,他认为在演讲上出现的掌声是在3种情况下出现,即宣布拨款、称讚对方及提到色情笑话。“我不懂得做这些,所以我的演讲很少出现掌声。”出席大会的嘉宾包括沙菲益、公会代主席拿督巴杜卡阿都拉曼、吉打州前任大臣丹斯里奥斯曼阿洛夫、跟随马哈迪重返巫统的前大臣拿督斯里沙奴西、马华吉打州元老丹斯里植廉贵、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拿督慕克力等。‧2009.006.2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